我国芯片产业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祝雪侠评论集》首发式暨研讨会在京举行

经历了2009年的艰难时光后,化工公司都在期待2010年迎来一个好年景。对此,全球著名咨询企业理特管理顾问有限公司(Arthur
D.
Little)化工分析专家安迪·德瓦罗斯克认为,不同的终端市场及各地区的实际需求情况可能与人们的设想有很大差异,化工公司对此应予以足够重视。
德瓦罗斯克指出,对多数化工公司而言,2009年即使不是历史上最差的一年,也是记忆中最困难的一年。随着全球性金融危机向实体经济的蔓延,化工公司在去年经历了一系列的挑战。2009年初,受两个重要终端市场建筑和汽车业衰退影响,多数化工产品的需求降至5年来的最低水平。
2008年底至2009年初各行业普遍采取的去库存化措施,使需求萎缩的状况进一步恶化。伴随着经济的衰退,企业一方面快速削减库存,另一方面静待原料价格进一步下跌。产品价格和销量同时大幅下跌严重影响了企业收益。2009年首季,所有化工公司都遇到了资金方面的困难,那些处于高杠杆财务状态的公司甚至面临生死大考。一些大型化工公司及其主要用户经营难以为继,汽车业巨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克莱斯勒汽车公司于去年申请了破产保护,还有许多公司也处在破产边缘,下游产业链上众多的小企业干脆停业了事。
随着商品价格的趋稳,2009年第二季度起企业逐渐停止大规模去库存行动,并开始适度补充库存,从而刺激需求回升。德瓦罗斯克认为,2009年全球经济已经触底,各机构的报告和年终预测都指出,全球经济呈现复苏迹象,各行各业重建库存将促使2010年化学品需求增长。
终端需求分为四类
德瓦罗斯克指出,2010年中东、亚洲等地石化产品产能的增长将不可避免地导致全球产能过剩。对化工行业而言,2010年并不是所有化学品的需求都会增长,因为终端市场表现各异。
按照在此次经济衰退中的不同表现,他把相关行业分为几类:一是受经济衰退影响不大的行业,如医药和食品行业,这类市场需求一直比较旺盛,因而服务于这两个行业的医药中间体和食品添加剂生产也将继续保持增势;二是标准型行业,它们在此次经济衰退中较早走出谷底,并随着企业重建库存需求已恢复,如半导体和石油产品等;三是新常态行业,即先经历了大的调整,之后预计将恢复增长的行业,如汽车业和建筑业;四是具有复苏潜力的行业,即近期刚见底、2010年重建库存时需求将恢复的行业,如耐用消费品、计算机、电子仪器设备及服饰行业等。其中,具有复苏潜力的第四种行业在2010年存在较大变数,它们或者转变为标准型行业,或者转变为新常态行业。
同样,2010年各地区的化学品需求状况也有较大差异。过去10年间,中国市场乙烯年均需求增长速度在10%以上,而在发达地区,需求增长速度不到2%。2009年由于发达国家比新兴经济体受危机的冲击更大,这将使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增长速度差异进一步拉大。
产能过剩更加严重
尽管新兴经济体国家仍能保持较高的市场增长速度,但由于产能增速远远超过需求增速,各地生产商之间的竞争将不可避免。2010年的这种竞争将使全球石化产能过剩状况更加严重,与此同时也将加速化工行业的重组步伐,并促使全球化工格局发生变化。
对于没有新增装置建设和投产计划的发达地区来说,该地区生产商面对新的市场格局必须进行产品优化组合,而持续的资产重组不仅将改变装置的所有权关系,而且会使一些公司进入破产程序。2010年欧洲地区受中东地区低成本石化产品进口的冲击最严重,因为北美地区已针对低成本的进口产品设置了贸易障碍——高昂的物流费用及有利可图的天然气凝析液套利工具,这将为该地区生产商提供更多的保护。
可以预见,今后随着亚洲和中东地区生产商的产品在全球市场份额的不断提升,他们对发达地区人才的吸引力将更大、引进的先进技术也更多,从而不断巩固在全球的地位。
产业整合强者胜出
在此次衰退出现之前,全球石化产品价格自世纪之交起开始大幅上涨,化学品生产商也习惯了公司业务每年直线上升。经历了此次经济衰退,行业表现不再趋同,不同地区将有不同的运行轨迹,发达地区的增长速度将低于前几年,产品价格波动将成为一种常态,全球竞争日趋激烈。
激烈的竞争极可能引起产业整合,那些竞争力不强的老厂面临关停的命运。与其他行业一样,化学工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困境,而且还将继续面临挑战。由于所服务的终端市场及地区不同,各种化学品未来的需求状况将表现不一。在此过程中,一些优势明显的化学品公司将胜出。

小小芯片不仅可以带动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而且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工业安全。我国的芯片产业在最近十年里发展迅猛,但产品依然90%依赖进口,每年进口额超过石油的事实让人忧心。在信息业日新月异的今天,这一战略性产业背负怎样的沉重包袱?该如何在竞争激烈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实现弯道超越?
小小芯片连着万亿产业
芯片被形象地比喻为国家的“工业粮食”,是信息产业的核心,是所有整机设备的“心脏”。国家集成电路人才培养基地有关人员说,据了解测算,芯片1元的产值可带动相关电子信息产业10元产值,带来100元的GDP,2013年全球半导体市场总收入预计3110亿美元。
在如此丰厚的市场规模诱惑下,欧美等发达国家纷纷将芯片产业列入国家战略产业。世界领先的半导体公司和代工厂大笔投入资金研发新技术、扩充产能,抢占产业先机。2012年,韩国三星投资额达到142亿美元,美国英特尔达到125亿美元。
与之相比,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直到2000年,芯片产业的从业人员只有2000余人,所生产的芯片只占全球市场的3%。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从业人员数已经将近3万人,生产份额占到全球芯片市场的10%左右。
同时,我国也涌现出一批领军企业,比如中芯国际、华虹、宏力、海思,展讯等,与国际领先水平的差距正逐渐缩小。邹雪城认为,我国芯片产业的基础较好,规模、技术、人才等方面都具有发展潜力。
当前,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高端装备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快速发展,成为继计算机、网络通信、消费电子之后,推动芯片产业发展的新动力。邹雪城预测,到2015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将超过1万亿元,本土芯片企业在未来将“大有作为”。
产业发展背负多重束缚
我国芯片产业起步较晚,许多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关键设备、原材料等长期依赖进口。据统计,国内芯片制造企业几乎都是代工厂,由于缺乏自主创新,占领的大多是中低端市场。再加上芯片的更新换代十分快,有些产品在尚未量产前就已被淘汰。我国芯片外汇每年消耗超过1500亿美元,已超过石油成为第一大进口产品。
“从技术上看,虽然我们能制造出一批技术一流的芯片,但这些产品在规模化生产方面存在着很多问题,往往是技术含量高,实际应用率低。”业内人士称,企业不以市场为导向、盲目跟风让中国芯片走了十几年的“弯路”。
资金短缺也是牵绊我国芯片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我国芯片产业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500多家设计企业总规模之和不及美国高通公司收入的一半。
由于芯片研发设计技术含量高,产品种类多,相关人才也非常紧缺。具有自主研发能力,掌握顶尖技术的芯片设计研发人才更是受到全球企业的青睐,人才流失国外的现象日益严重。
“弯道超车”需多管齐下
中国芯片如何在竞争白热化的世界格局中“突出重围”?业内人士建议,应瞄准芯片产业发展中的新兴领域,通过集聚企业资源,投入资金支持,引进高端人才,实现弯道超越,摆脱依赖进口的困局。
工信部去年2月份颁布的《集成电路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培育5—10家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骨干设计企业,研发出一批关键技术和重大产品,强化长三角、京津环渤海和泛珠三角的三大集聚区,形成以重庆、成都、西安、武汉为侧翼的产业布局。
在政策指引下,各地积极采取行动,将芯片产业提升至战略新兴产业予以扶持。仅武汉去年就投入13亿美元到新芯项目,65纳米及45纳米闪存已全面量产,5年内月产能将达到10万片。上个月,一期投资70亿美元的三星闪存芯片项目落户西安。

《祝雪侠评论集》首发式暨研讨会在京举行

图片 1

相关文章